迅盈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迅盈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9 10:18:0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远征:我希望国家艺术基金能够提供一些支持。国家艺术基金原本用于支持项目创作,疫情出现后,我希望国家艺术基金可以拿出一部分钱助力演出市场恢复,帮助一些私人演出公司。能够做演出的人都是有梦想的人,很多人都希望看到观众进来,这并非只是单纯为了赚钱,也是为了他们喜爱的事业能够继续。国内演出市场这几年培养得很好,观众的艺术欣赏水平也很高,对演出质量、演出剧目都有很高要求。而这些从业人员有很高的审美和艺术追求。如果真的让他们倒下,我觉得特别可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海军司令阿里·雷扎·坦吉西里(Ali Reza Tangsiri)在交接仪式上说:“我们今天宣布,美国无论在哪里,我们都将在哪里,在不久的未来他们还将更多地感受到我们的存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图片来源网络,侵删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远征过去为学生授课现场(图片来源微博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北京有5000家具备演出资质的公司,其中80%是私营的。原本它们就是靠演出维持盈利,我曾了解过一家演出公司,它在2019年就已经和剧场签订今年全年的演出合同,还把2/3的演出场次安排在上半年,现在40场次全部取消。虽然国家已允许剧场开放,但要求不能超过30%的上座率,这让演出公司也很为难。因为30%的票房可能仅够场租费,演员、工作人员等其他费用都不够,演出公司可能不愿意恢复演出。即使上座率上调至50%,演出公司也会面临很大压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私营剧场面临很大资金困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市场重新培育仍需较长时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远征:疫情完全过去后,演出市场的重新培育可能还得较长时间,这还是比较乐观的预测。打个比方,如果明天就可以摘口罩了,可能有很多人下意识地还会戴着口罩;如果明天能进剧场了,也许仍有一部分观众还是不会来,人们需要一个心理修复时间。因此,在明年的恢复期中,演出市场也会很艰难。国家艺术基金如果这时能资助他们,不仅补贴票价,也可以针对每一场演出给予一定的补助,会让他们能够有生存下去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冯远征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专访时表示,“相信一定有很多人会提公共卫生系统建设、白衣战士的待遇问题,但我在这些领域是门外汉,所以我觉得关注自己的本行业是最重要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环球时报:文艺领域在未来是否会兴起一股疫情主题的创作潮?